• 生日礼物

    日期:2007-03-23 | 分类:海海 | Tags:

        昨天下班一回到家,就看到DINGDING在厨房忙碌,页页妹妹也在。我真的很意外的。本以为晚上在外面吃饭就是了。DINGDING见我回来,马上把他准备好的礼物给我。这个更意外了,也不知道给我的是什么东西。不过,当我打开包装纸的时候,看到盒子就知道了。呵呵,是我看中的手机。本来DINGDING说,等他5月底培训回来再买的。能提前拿到,我真的很高兴的。于是很兴奋地和页页去研究具体有什么新功能。不过,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的原因,对于复杂的东西,突然觉得没有头绪了。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。

        最后,还要谢谢页页给我的好吃的零食以及小云姐送我的漂亮的泰国瓷碗。

     

       

  • 感想

    日期:2007-03-22 | 分类:海海 | Tags:生日

        理论上说来,今天是我的生日,但是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只是今年好象因为DINGIDNG的宣传,很多人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,这次可能也是我有记忆以来最多人向我说生日快乐的了。我能记得我曾经很正式做过的一场生日宴会,是在我小学的时候,我记得叫了3或者是4个同学来我家吃饭。父母很正式地给我安排了一桌。还记得在吃饭是时候,电视里在放《恐龙特急克塞号》不过由于信号不是很好,有很多雪花。这是到现在我唯一能记得的一个细节了。

        以后的生日很多时候就一个人过了。因为我上初中后就一个人住在离学校较近的,父母单位的一间房子里。我也从来没有给谁说过自己是哪天的生日。哪怕是自己认为很好的朋友。觉得没有必要麻烦别人,况且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

         现在在我记录这些文字的时候,心里总有一点说不出来的感觉。我问自己是不是觉得是因为年纪越来越大的原因。这个答案好象不完全是。只是心里的这种感觉仔细地品味,发现觉得失落的成分占大多数。为什么失落。好象真的自己也说不出来。耳朵里听到身边那些轻微的、如烟一样的音乐。我突然想起小的时候扛着竹竿和二娃子去捉蜻蜓的情景。盛夏的时节,也不觉得很热,现在记忆里全部都剩下了快乐。

        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属于那种特别敏感的人。每当我听中央广播电台那几十年没有变过的整点音乐就会很激动,有时候真的会浑身都冒鸡皮疙瘩。在聚会最热闹的时候,我突然会想到人去楼空后的凄凉.......

         好了,不多说了,也祝自己快乐吧。

       

  • 年初心情

    日期:2007-03-15 | 分类:海海 | Tags:工作 焦虑

        昨天DINGDING给我说,我再不写他就停了这个BLOG.其实过年后,两人工作都比较多.DINGDING他们公司要搬场.我则又要做一个新的项目。而且我心里很浮躁.所以写的心情就没有了.而且心情也变得不好起来,和DINGDING还发生了几次口角,说不上谁对谁错.都觉得自己委屈罢.从过年开始,我就在考虑自己工作方面的事.觉得现在呆在这个公司的发展处于瓶颈位置.从放年假就开始寻找其他的公司.陆续面了一些,但是我觉得不错的,对方木看上我.只有我觉得不好的倒是有意向.今天居然有一家公司电话问我,要不要去无锡工作.晕到!

         我不知道是不是年初很多人都有焦虑感.反正我是的.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样的心情才能好转!

  • 打击一下

    日期:2007-01-16 | 分类:海海 | Tags:生活

          今天DINGDING去苏州出差,这个写BLOG的任务又落在我的肩上了。自从DINGDING开始写,不得不说,他一直很尽责地完成。这里应该给予表扬滴!

         不过在生活里有些事情还是应该更注意一点。比如:上个星期周末,不知道为什么,他在家就一直反复地放同一首歌,一连几天。我从开始还哼几句到厌烦,到我听得神经衰弱,直到我崩溃。他就是这样,觉得好听的歌他就会反复地放,直到听得呕吐。我不知道其他的朋友用电脑是不是一直放音乐,而且是那种很吵的音乐,不管是白天或者是晚上,不分场合。一起去K过歌的朋友可能知道,他喜欢的就是类似“不怕,不怕”那样的。让我一直觉得他的心理年纪是不是一直处于青春期。上次姑妈说DINGDING应该提升品味,从某些方面看来确实要加强修养的。虽然各自的爱好不需要别人来说什么,但是期望一定要顾忌一下身边的人。

        好了,写这一篇不是要指责DINGDING什么,只是希望你能够更好,不是吗?

  • 看了就忘

    日期:2006-12-22 | 分类:海海 | Tags:无题

    今天本来是不想写什么的,DINGDING跟他们公司去南京泡温泉去了.我在家没有事,看了看BLOG,看了某人的后,总觉得心里有奇怪的感觉。我不知道,是不是因为他自己感情的原因,把所有一船的人都打倒。我想有我这样想法的人不止我一个人吧。只是我说出来了,我倒不是说一定在乎怎么样怎么样,只是这种感觉不爽,必须得说出来。难道G之间普通朋友的交往就是这个样子么?